首页 健康资讯 时尚资讯 影视头条 科技资讯 体育资讯 文化资讯 旅游资讯 财经理财 农药资讯 教育资讯 医药资讯 房产资讯 更多
首页 » 农药资讯» 内容正文

除草剂市场变化的几大热门

发布时间:2021-04-04 22:34:33

近两年,农化市场跌宕起伏,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其实也就围绕苗前封闭、阔叶抗性杂草、尖叶(禾本科)恶性杂草、环保涨价这几个热门产生的变化。

麦田封闭除草剂。

小麦封闭除草剂都是吡氟酰草胺+双氟磺草胺的配方,这个配方连封带杀,种上小麦就能施药,并且耐低温,即使小麦出苗也能施药。通过近两年的示范推广,对大部分的麦田阔叶杂草封闭效果还不错。今年很多国内的不少公司也开始上了同类产品,进口公司上了多个包装区分渠道,在市场上早行动,抢占先机,大力压货,经销商们大量囤货。

相应弊端

其实封闭除草剂也有它相应的一些弊端:封闭除草剂越早用效果越好,迟了效果稍差,重要的是残留期长,对下茬阔叶作物种植会有影响,特别是麦田间行套种辣椒、西瓜等经济作物的,更要注意安全间隔期。

今年天公不作美,小麦播种期遇到连续一个多月的阴雨天气,把很多地方的小麦播种足足推迟了一个多月,特别是豫南地区。本来种上就能打的封闭除草剂,由于农户们还没有养成施药习惯,再加上前期阴雨,后期干旱,小麦播完表层土严重干燥,为了小麦能顺利出土,不少农户还在灌溉抗旱。所以今年的封闭除草剂失败的几率很高。

操作上,国外公司的营销手段高明,区分包装岔开渠道,前期收款,压货囤货。一些国内公司也加入其中,不少的经销商朋友在经销小麦种子前就投入不少资金,囤积了大量麦田封闭除草剂。今年卖不完的,只能留到来年,来年公司再开会压货,如你不接受,那么极有可能你对面的或者隔壁的门市部就接受了。届时你对门或隔壁进的是明年的“新货”,你手里的是今年放到明年的“陈货”。货还没出手,就已经知道竞争压力有多大了,不要说有没有可能赚钱,想想都觉得可怕。

近几年一些常见的麦田抗性恶性杂草

首先说说那些较难防治的阔叶草。麦田常见的恶性阔叶草主要有荠菜,婆婆纳,宝盖草,繁缕牛繁缕,播娘蒿,野油菜,猪殃殃等。说实话,其实这些草都不难防除,有的只是药不对症而已,而有的是打药时机不对。

比如说荠菜,年前荠菜芽小草嫩,普通除草剂二甲四氯+唑草酮+双氟磺草胺轻松就能搞定;而年后施药,荠菜基本上都已经开花了,这个时候不论加大多少剂量,荠菜的叶子枯黄干死,仍不能阻止荠菜继续开花结籽,这是大自然的力量。所以除草剂是在杂草较小的时候,麦苗四叶一心以后,杂草2-5期施药效果会更好,且不容易反弹。

如宝盖草,婆婆纳,开花现蕾前施药效果好,开花后效果差并且极易反弹。而繁缕、牛繁缕和猪殃殃这类恶性草,苯磺隆+双氟+高剂量的氯氟吡氧乙酸就能轻松搞定。今年麦除形式依然严峻,广大的经销商朋友们一定不要盲目配药,认清杂草,对症下药,把握时机,用对剂量,看好天气,避免药害。不同的草情草相,合理安排不同的配方,力争药到“草”除。

麦田难防治的禾本科杂草

很多农户能感觉到麦田尖叶草越来越多了,由于前期大家大多分不清什么草,所以统称为“野麦子”。麦田禾本科杂草主要有:野燕麦,雀麦,看麦娘,节节麦,罔草,硬草,早熟禾,多花黑麦草,毒麦等。由于这些杂草苗期跟麦苗类似,难以区分,后期开花结籽基本上就不能打药了。一些有心的客户,就在后期去田间地头拔一些成熟的野麦子,制成“标本”挂在门市部供农户买药的时候辨认。这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至于对症,炔草酯对野燕麦,罔草硬草也都有效,看麦娘加大剂量也有防效;氟唑磺隆对雀麦,早熟禾前期有效;甲基二磺隆对节节麦,野燕麦黑麦草等多种禾本科杂草有效,但是施药技术要求高,施药时机非常关键。出于实际操作上的需要,建议大家聚焦定位:野燕麦就用炔草酯打,年前一般是一瓶一桶水一亩地,年后适当加量;雀麦就用氟唑磺隆,年前用3克一桶水一亩地,年后4克一桶水一亩地;节节麦就用甲基二磺隆,这个尽量用在年前施药,年后草大效果差,并且容易出药害,如果农户非要打药,需要注意提前给农户讲清楚:二次稀释,不重喷不漏喷,上午十点后,下午四点前,平均温度十度以上,施药前三天和施药后三天不能有阴雨天及降温天,出现了小麦叶片发黄不要来找麻烦;要么就干脆年后不卖给他们。由于麦田多种禾本科杂草同时发生,可以根据麦田主要杂草发生情况,将炔草酯和氟唑磺隆,氟唑磺隆和甲基二磺隆混配使用,甲基二磺隆基本上能涵盖炔草酯的杀草谱,所以就不建议炔草酯与甲基二磺隆混配了。

精准定位的方法

给大家提个精准定位的方法:野燕麦就定位炔草酯,雀麦就氟唑磺隆,节节麦就甲基二磺隆。其它禾本科杂草就用氟唑磺隆+炔草酯或者甲基二磺隆+氟唑磺隆,基本上能解决麦田大部分禾本科杂草,像早熟禾和黑麦草,年后基本上治不住算是正常现象。

后再跟大家分享一下今年的麦田除草剂行情吧。众所周知,今年环保压力大,很多原药厂家冬季停产,原药价格暴涨,以双氟磺草胺原药为例,去年的原药价格四十多万/吨,今年居然涨到八十多万,并且还是限量供应,很多制剂厂家打了款排队等不来原药;部分制剂厂家自己有原药的,也不敢贸然出手,优先供应自家制剂生产;也有厂家之前囤积的原药,故意做制剂走低价冲击市场,从而导致今年麦田除草剂市场普遍启动较晚,不少公司甚至没有报价。

仔细算下来,原药的价格上涨接近一倍。考虑到市场问题,去年很多企业走价格战略,然而今年很多企业进退两难,不知作何选择,因为前期市场价波动很大,后期又极有可能有价没货。


兖州租房信息 https://jn.c21.com.cn/ershoufang/yanzhou/pg1
珑珑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