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康资讯 时尚资讯 影视头条 科技资讯 体育资讯 文化资讯 旅游资讯 财经理财 农药资讯 教育资讯 医药资讯 房产资讯 更多
首页 » 房产资讯» 内容正文

信贷规模限制 银行短期行为剧增 对公存款增长乏力

发布时间:2022-06-15 17:48:27

 ?核心提示:银行一响应政策,大力压缩融资平台和房地产贷款,二盘活信贷存量,大量发放短期贷款。

? “上半年是螺蛳壳里做道场,信贷规模限制,使得我们的运营压力明显加大。”江苏一位股份行人士如此总结他们上半年的生存状态。

  额度限制是银行们面临的共同困局。截至5月末,江苏省银行业金融机构各项贷款余额47217亿元,比年初增加3081亿元,同比少增1022亿元。多家江苏当地银行人士表示,总行下达的全年和一季度信贷规模只有上年的80%左右。同时,各行对信贷投放的控制已严厉到采取信贷规模总量和存贷比按旬双项控制,按月下达各项控制指标。

  为腾挪资产,银行在盘子里“调结构”,以价补量,其一是响应政策,大力压缩融资平台和房地产贷款,其二为盘活信贷存量,大量发放短期贷款。

  然而值得关注的是,在存款贷款双困局下,银行短期行为已急剧增加。一个危险的现象是,月季末存款冲高非常突出。据统计,1-5月,江苏银行业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与当月日均存款余额的差额分别高达204亿元、729亿元、3174亿元、903亿元和1102亿元。

  而一些基层银行为提升贷款综合定价水平,提高中间业务收入,除利率上浮以外,未向客户提供实质性服务就强行收取财务顾问费、融资安排费、营销规划费等;一些银行利用当前信贷资源紧张的形势,在正常的利率之外向客户强制搭售保险、理财产品等。

  对公存款增长乏力

  除了贷款受限,上半年存款紧张是行业性的挑战,这一点在江苏也不例外。

  数据显示,上半年,江苏省银行业公司类存款增长趋缓。5月末,江苏省单位存款余额37269亿元,比年初增加1888亿元,同比少增1938亿元。

  截至今年2月末,一家国有大行江苏省分行以及江苏省的农村合作金融机构企业存款就分别较年初下降322亿和171亿元。一位监管专家分析,之所以对公存款下降,主要原因是贷款新规进一步实施、信贷投放减缓导致派生性存款下降。

  上述银行监管人士认为,上半年企业资金使用较多,也是对公存款下降的一个原因。同时,各行对信贷投放的控制多采取信贷规模总量和存贷比按旬双项控制,按月下达各项控制指标的方式,“贷出去的钱少了,使得企业本身资金都紧张,对公存款增长自然困难。”

  他同时表示,对公存款的下降也进一步影响了贷款的发放,引起新一轮的紧缩。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日前在本报的金融论坛上称,今年因信贷紧缩而导致大量“影子银行”融资快速发展,尽管融资总量并未明显减少,然而由于直接融资不直接创造存款,也造成了存款增长放慢。

  平台贷、房地产贷双压缩

  “今年的业务很难做。”江苏当地一位国有大行人士表示,由于信贷额度控制,基层行的运营压力很大。

  上半年除了城市商业银行、外资银行新增贷款呈上升态势,政策性银行、大型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新增贷款较上年同期均有不同程度减少。

  据记者了解,当地两家国有大行今年前两个月的信贷规模只有80亿元、149亿元,分别较上年同期减少80亿元和38亿元。众所周知,一季度是企业资金需求高峰,有限的信贷规模和旺盛的贷款需求矛盾十分突出。2月末,上述的这两家国有大行江苏省分行中的一家,其系统已核批等待发放的贷款合同金额高达507亿元。

  在有限的贷款规模下,银行信贷结构调整明显,平台贷、房地产贷款成为贷款控制压缩的靶子。

  一家国有大行江苏省分行明确今年政府融资平台贷款压降197亿元,实现贷款余额下降20%、贷款占比下降5个百分点,三年内将平台公司贷款规模压降到金融危机爆发前的水平。

  “一家股份行的平台贷占比原来高达50%以上,现在已经下降到了45%以下。”当地一位监管专家表示。

  而房地产贷款也受到严格控制。另一家国有大行江苏省分行提出“房地产贷款增量(含土储)不超过全行贷款增量的10%”。

  据记者了解,截至2011年3月末,江苏辖内752户重点监测平台企业贷款余额为9000多亿元(含异地贷款),比2010年12月末减少100多亿元。

  在新增贷款的期限结构上,短期贷款增长明显,中长期贷款投放占比大幅下降。

  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1-5月,江苏省银行业中长期贷款新增1427亿元,同比少增1941亿元,占全部新增贷款的比重为46%,同比下降36个百分点。短期贷款新增1832亿元,占全部新增贷款的比重为59%,同比提高21个百分点;票据融资比年初减少198亿元。

  一位银行监管专家分析,短期贷款增长迅速是因为银行要盘活信贷存量,加大流量。

  银行短期行为急剧增加

  存款的减少,贷款规模紧缩,不少银行的短期行为逐渐走向前台。

  首先是短期存款市场竞争白热化。整个上半年,特别是6月份,多数银行机构推出多样化高预期收益率的短期理财产品来争夺零售存款,甚至出现了一些7天以内的超短期理财产品。以今年1-2月的情况为例,江苏一些银行的理财产品销售较去年同期增长了数倍,甚至一家国有大行1-2月理财产品销售量达到133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近20倍。

  月季末冲高存款现象仍然十分明显。据记者了解,为完成考核任务或监管达标,江苏的一些商业银行大量采用发行理财产品等方法,冲高月季末存款规模。

  据统计,1-5月,江苏银行业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与当月日均存款余额的差额分别高达204亿元、729亿元、3174亿元、903亿元和1102亿元。

  “理财产品某种意义上异化成变相拉存款的工具,这并非是江苏的个案,而是全国银行业的共同现象。”一位股份行上海分行人士表示。

  另外据调查,一些基层银行单方面暂停住房按揭贷款业务,且无法给签约客户明确答复,造成大量客户无法完成购房手续,引起客户不满。授信不兑现,签约不履约现象广泛存在。

  此外,当地的一些基层银行为提升贷款综合定价水平,提高中间业务收入,除利率上浮以外,在未向客户提供实质性服务时,就强行收取财务顾问费、融资安排费、营销规划费等;一些银行利用当前信贷资源紧张的形势,在正常的利率之外向客户强制搭售保险、理财产品等。

  “信贷紧缩时,银行的中间业务收入就会大大提高,这其中很多就是变相的利息收入,水分很大。”一位银行业分析员表示。


回收对苯二酚 yanjiangrui.51sole.com
珑珑信息网